亚游集团

亚游集团

公司新闻 亚游集团 > 人力资源 >

蓝翔的就业“神话”背后
更新时间:2019-04-21 00:25  浏览量:  

  因为学习差,杨帆16岁那年初中没读完就辍了学。他外出打工,上工地,进工厂,到餐厅端盘子,KTV、酒吧做服务生,甚至回家扛起锄头种地。六年过去,22岁的他变得精瘦,有了一张与实际年龄不太相衬的脸庞,黝黑硬朗,棱角分明。他觉得这样混下去不是办法,“要有门能够养家糊口的手艺”。于是,今年1月,杨帆拖上行李,从黑龙江哈尔滨坐火车一路南下,停在了山东济南。

  济南城不大,从中心城区往西北半个小时车程就到了二环边,再往外走就是荒僻的城郊和原野。北二环沿线,汽配城、物流园林立,重卡、工程车辆随处可见,废旧车辆打造的“变形金刚”在多年风吹雨打后像泄了气般矗立在街边,一股厚重的工业气息在空气中逸散。杨帆在蓝翔中路下了车,这条双向六车道,不久前刚被修葺一新的马路因坐落于此的山东蓝翔技师学院(改名前为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以下简称蓝翔)而得名,杨帆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班上各个年龄段的都有,年长的四五十岁,年轻的十五六岁。他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说起,和他同宿舍的就有几个叔叔辈的同学,都已经结婚有了小孩,之前跟他一样四处打零工为生,现在“回炉再造”。按照培养计划,他们将在这里学习电焊、气焊、气割等相关技术,如果顺利,三个月后,他们就能进入电子设备制造厂、机械制造厂、建筑、维修等行业从事焊接工作。

  过完春节后,学校尚未正式开学,杨帆提前还几天到校。他带了一只外皮脱落大半的篮球,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球场上打球,运球、转身、投篮,球技娴熟,他决定好好珍惜这段短暂的校园时光。杨帆没有智能手机,用的是一台老人机,没有微信,没有QQ,没有任何社交工具,他说自己习惯电话联系别人,其实要联系的人并不多。

  开学前两天,各个专业的学生开始陆续到校,校园渐渐喧闹起来,学校食堂还没开餐,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外出吃饭,购买生活用品,等到开学,他们就不能自由进出了。门口那个警惕性很强的门卫大爷也还没出现在岗位上,在年前第一次到访蓝翔时,他一眼就揪出了试图跟随学生队伍进入学校的我。长期以来,外界一直对这所网红技校拥有强烈的好奇心,前来暗访者众多,还有人不惜以卧底的方式打入学校内部,试图揭开蓝翔的神秘面纱。

  2010年美国《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曾将这种好奇心推到了极致。该报道称,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与上海交通大学参与了一起针对谷歌、雅虎等公司的网络攻击行动。文章被转至国内后,引起了恶搞蓝翔的网络狂欢,蓝翔校方不得不出面辟谣,报道纯属瞎编,十分可笑。

  蓝翔学生常常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他们身穿统一的制服,列出方阵,在蓝翔的广告宣传片里喊出那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口号:要学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作为低端、土里土气的代名词,“蓝翔生”后来成了网络段子,乃至影视作品里嘲讽、调侃的对象。蓝翔学生到底来自哪里、去往了何方?他们需要什么、获得了什么?在戏谑和解构中,这些问题往往被遮蔽和消解掉。

  1984年,出生于河南虞城县的荣兰祥在山东济南创办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即为日后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的前身,最初只开设了油漆与沙发制作技术、缝纫和美容美发三个专业。如今看来,当初选择扎根济南算得上一个明智的选择。作为省会城市,济南经济虽只能长期屈居第三,但工业基础较好,其所在的山东省中西部及周边的河南、河北等地经济相对落后,又都是人口大省,改革开放后,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要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从农民变成工人,从农业进入工业。这些人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学得一技之长是他们在劳动力市场脱颖而出的最佳方法。正是他们,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构成了蓝翔的主要生源来源。

  据校方接待人员介绍,蓝翔目前的生源主要是两个群体:一类是初中阶段辍学或者毕业的,年纪在十五六岁左右;一类是像杨帆这样,学历不高,打工几年后再返校学习的,二十几到四五十岁的都有。他们是属于挤不上独木桥的那群人,无法适应普通教育,被中考或高考挡在门外,而且,80%以上学生都来自农村地区,这一比例还有逐年增加的趋势。

  在汽修实训中心,学生正在动手拆卸汽车配件。“把工厂搬进学校”是蓝翔的教学特色之一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蓝翔构建了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态。学生实行寄宿制,衣食住行都可以在学校解决。因此和很多学校不一样,拥有3万多在校生的蓝翔附近并没有发展出商业区。在济南跑了六七年出租车的司机告诉我,不管是学生还是家长,自己很少拉到去蓝翔的活儿。在南校区图书馆和汽修实训楼之间的空地上,还养着一大群鸡,供烹饪学院和食堂使用。

  姜艳艳原本在外做美容美发,2001年被蓝翔聘至美容美发学院。她用自己的专业举例介绍,“学校教务处给每个专业开了一门形象设计课,这节课什么也不用干,就是班主任领着学生上美容美发学院理发去。你的学生在我这理了发、干洗了、染头了,我就给你签字,交到教务处,这就满了课时。”姜艳艳很自豪地说,蓝翔8个专业加起来在校生至少有2万多人,学生一个月理一次发就够了,学生剪发又省了钱,专业实习又全是真人模特,在外面理发店当学徒,这样的机会绝无仅有。

  2014年,蓝翔曾组织过一场为期两年的“寻访万名成功学员”的活动。寻访发现,这些成功学员出现最多的地方是在县城和乡镇,他们年收入基本都在10万元以上,大多有去大城市打工的经历,但最后选择回乡创业。

  2003年,13岁的张亮看了电视广告,觉得修汽车更有前途,决定上蓝翔。家里给他报了名,那时汽修专业只有三个月的短期班,一个班有70多人,张亮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当时电喷车(装备电子控制燃油喷射系统的车辆)刚刚在国内市场出现,他就报了汽车电路。实训车间还很简陋,学生动手操作的主要是模型车,仿真车。但有了摩托车维修的基础,他入门很快,三个月后顺利拿到汽车维修技工证书。回家后,父亲的店里便多了一项业务——汽车维修,小小年纪的他成了店里唯一会修车的师傅。那时候,乡镇上的汽车还不多,一天只有一两单生意,以面包车、国产车为主。过了几年,买汽车的人越来越多,开始有了合资车、进口车,车型也丰富起来,维修店规模不断扩大,张亮向父亲提出,自己要出来独立创业。

  姜艳艳告诉我,在寻访成功学员的采访中,他们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挖掘机专业的学生毕业后成功创业的很少,而这个专业当年是最火爆的。“那时还没有后来这些新校区,蓝翔中路两边整个就是一大型挖掘机实习工地。因为学生多,机器不够用,学生们就在工地上搭棚子,白天晚上连轴转,教练老师倒着来。”姜艳艳回忆中的那种红火场面后来再没出现。在基建放缓的背景下,工程机械的招生日益困难,办学规模也在不断缩减。

  在专业调整上,蓝翔很会顺应潮流,应时而动。2017年,在直播热潮下,蓝翔与微博签订了关于“微博校园红人学院”的协定,正式宣布进军网红经济。同年,在计算机学院的基础上,蓝翔开设电竞专业,吸引了众多目光。校长荣兰祥表示,蓝翔在电竞教育上已投资上千万元,并且建设了专门的机房,之后还将花费数千万元用来建设专业的比赛场馆,未来还要成立战队,去全国、全球打比赛。去年,蓝翔又嗅到了山东省内在建高铁陆续开通的机会,新设了铁道学院,培养铁路客服、轨道交通运营管理方面的技能人才。

  其实如果宣传不假的话,在就业率这项数据上,蓝翔或许真有资格瞧不起清华北大,因为蓝翔一直号称就业率100%。不过,外界一直怀疑该数据有掺杂水分之嫌。姜艳艳介绍,蓝翔实行人才订单式就业模式,2006年,学校开始面向全国的用人单位收取劳务中介费,根据专业不同,价格在800元到2000元不等。学生在入学时会和学校签署一份就业协议,需学校安排就业的,学费便宜一两千元;不需要学校安排的,学费相对贵些。而便宜的这部分学费就是由劳务中介费填补。

  “用人单位愿给这个钱,就说明他对学生的技术是充分认可的,去了能给他创造效益。”姜艳艳说,他们交出去的学生,在顶岗实习期就能拿到三四千元的工资,转正以后还能涨薪,“很多单位招一个本科生还给不了这个数。”关于就业情况,他们常有的句子是:“用人单位抢着要,交钱预定都满足不了。”无论真假,在外面“裁员潮”“就业难”的哀号声里,这样的语句多少有些刺耳。

  张亮很庆幸当初学技术的选择,如今,他一年有几十万元收入,被吸收入党,成为当地青年创业的模范,但他始终认为,学技术只能算是一条退路。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读大学,而不是像他一样去技校,除非“实在没办法了”。

  这种观念何时会破除?姜艳艳接触了很多学生家长,她的态度是乐观的。她告诉我,与她来蓝翔时相比,现在家长的观念转变不少,有些家长觉得,与其在学校耗着,不如来学个技能更实在。“我家亲戚谁上了一个本科,谁读了研究生,最后就业专业还是不对口,一个月两三千块钱,还不好找工作。同村谁学个厨师,学个汽修,毕业一出去就能拿五六千块。”姜艳艳觉得,随着以后技工收入待遇的进一步提高,观念的转变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只是,在现在中国家长的传统观念里,职业教育仍是二流教育,只有被淘汰的差等生才会去上技校。而职业教育早已被提到国家教育战略层面,这些年过去,人才培养效果却并不理想。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近千万人。还有一组常被提及的数字是,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为40%,德国高达50%,而在中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

  姜艳艳经常接待全国各地兄弟来参观的兄弟院校,她认为,作为一所民办技校,蓝翔在体制上有很大的优势。“比如学校有一次要参加汽车维修的技能大赛,但没有符合要求的车辆。荣校长上午开会说买,下午车就进来了。”而许多公办学校,买什么都要审批,也没有办学压力,老师都是有编制的铁饭碗,磨磨嘴皮一节课就能对付过去。

  今年上半年,荣兰祥还在学校推行了一个新的制度,叫“三长制”,即老师既是校长,也是家长和师长。一条具体的操作办法是,班级学生所有的费用收上来,学校只提30%作为耗材管理费,剩下的70%完全由班主任来调配,班主任还有权选择任课老师。“如果学生要退学或者出现任何事情,也由班主任承担责任。所以不用你盯着班主任,他自己就知道要去管着学生。”老师的付出得到的回报是颇为可观的收入,在蓝翔,教师一个月最高的可以拿两三万元,平均水平也在一万元以上。

  姜艳艳向我回忆,上世纪80年代,最早学校是去汽车站接站,人家一下车就问:“来干吗的,学习技术吗?”后来开始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山东人民广播电台做广告招生,这在全国民办技术学校中算是开了先河。真正深入人心的是著名影视演员唐国强代言的电视广告,蓝翔耗巨资在各大卫视投放,很快就传遍全国。在广告的轰炸下,学生人数迅速膨胀到数万人。如今,蓝翔已经很少需要投放广告,声名早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在“80后”“90后”乃至“00后”群体中,几乎无人不知蓝翔。

  15岁的李子俊不太在乎舆论场上的纷争。他是山东潍坊人,2018年到蓝翔学挖掘机。初中不少同学留在本地的技校就读,从蓝翔回家后,大家见到他,段子张口就来。他觉得没什么,“同学没有恶意”。但他很羡慕他的同学,因为他们学校的网速快,蓝翔的差。。这样,他就没办法玩自己酷爱的“吃鸡”游戏(多人制大逃杀类游戏),也没办法去网吧找朋友开黑。网不好,这是他对蓝翔最大的抱怨。



相关阅读:亚游集团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亚游集团

亚游集团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