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游集团

亚游集团

公司新闻 亚游集团 > 服务支持 >

记录一下我在地铁盾构施工电气维护的日常
更新时间:2019-04-04 08:52  浏览量:  

  盾构机是啥?盾构机挖1米造价1亿RMB?在盾构机施工单位,待遇如何?光电气图纸就两千多页?!日常接触的都是哪些?

  看了作者毕业之后的生活和电气维护工作日常,你是否对大国重器有了更深的认识?是否对工控人在岗位上的艰辛有了更深的体会?

  阅读提示:作者发帖时间为2018年3月1日,编者旨在整理分享,具体情况以作者在工控论坛的发帖回帖为准。

  回到两年前,11月的校园,匆忙的脚步充斥着校园的教学楼。因为临近毕业,跑不完的招聘会,一场接着一场,我们像赶场子一样。我大学里学的是《光电子应用技术》,最后发觉来招聘的企业,大多数是激光加工、光学镀膜、电子装配、光纤熔接通信类似的单位。没错,说到这里估计大伙儿都该猜到了学历是专科。因为来的单位技术含量都要求不是很高,都是基本的装配工。工资普遍在3000―5000左右。记得当时我应聘到了武汉盛隆电气集团,电气管培生。可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仗剑走天涯的情怀,我“大义禀然”,没有去盛隆,懵懵懂懂地应聘到了一家从事城市轨道地铁盾构施工单位。

  十一月的武汉,阴雨绵绵,寒冷裹扎湿气从后背钻到胸膛,让人情不自禁打起寒颤。在公司机关培训了三天后,火速下放到广州项目部。盾构机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央视纪录片《超级工程》我反复看了好几遍。我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为中国工程师的智慧竖起大拇指!遇水架桥、逢山开路,好像没什么能阻挡我们国家现代化的步伐。

  第二天,早起点名,安全宣讲,准备下井装机。虽然熟悉,但真正的庞然大物在你面前,你又无比地好奇。7节台车、总长度105m、重达520t 集成电气、液压、机械、测量和土木工程等多学科交叉集成。电气图纸两千多页!

  今晚更新到这里,后面会慢慢更新毕业这一两年,我的生活、工作是如何慢慢成长的。

  看了网友的回复跟帖,这对于一个不善言辞学工科的来说真是莫大的鼓励。那么,今天我们继续聊聊盾构机。盾构机是集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设备,它集合了隧道施工过程中的开挖、出土、支护、注浆、导向、衬砌等功能。盾构施工法是这些功能合理运用的过程。用通俗的语言讲,就是盾构机刀盘切削掌子面的土到土仓,然后土仓里面有一个螺旋机通过螺旋机控制出土的速度来保持掌子面和地表的稳定,在盾构掘进的过程中一边前进一边注浆,已达到稳固土层保持地表不沉降。以下这个视频是我们的技术交底,最直观的讲述了盾构是如何前进。(欢迎前往论坛下载)

  为什么叫盾构,这个问题难到我了。为此,我专门翻看书籍。希望能给大家解释明白。1866年,莫尔顿申请了“盾构”专利。盾构最初被称为小筒(cell)或圆筒(cylinder),在莫尔顿申请专利中第一次使用了盾构(shield)这一术语。1869年,英国人格瑞海德用圆形盾构在泰晤士河低修建了外径3.2m、长402m的隧道,并第一次采用铸铁管片。(如下图)。由于隧道基本上是在要求不透水的黏土土层中掘进,所以控制要求严格控制地下水的困难。格瑞海德圆形盾构后来成为了大多数乃至今天盾构机的原型。

  回过头来讲楼主。分配到项目的第二天,早起点完名后就各自下井到自己的岗位。我一脸懵逼,无所适从。跟着机修工下井,正好赶上气动阀堵石块了,领导大手挥挥,大手拆阀。拉葫芦、找叉子、找垫子,隧道内四五十度的高温,汗水可真的不止夹背。

  第二天,摇摇头觉得自己不是干机修的料。那时就跟着可以说是带我入门的师傅沈工。后来,我由于受不了隧道里湿气重、工作环境恶劣,于去年辞了职。跟了沈工三个月,发觉他连星三角转换都需要看图纸接两个小时,我的优越感瞬间由心而生。楼主在学校学习的是光电应用技术专业,但也学习过《电工技术》、《PLC可编程控制器》,星三角控制对于我来说太基本太简单。他是15年中铁二十局技校毕业招进公司的电工,也就是在我去之前,他也只有一年的工作经验。他的性格属于那种安排了工作就做,不安排绝不做,不会的推辞做,会的慢慢做。所以一年来,除了接接水泵、焊机、放放电缆,基本没有学到什么。以至于半年后,我已经遥遥领先于他,把他甩到后面。

  初入职场,满怀激情、充满活力,一切真的都让人好奇。我想这也是我公司、我们项目乐意招收学生的原因之一吧。入职前接触过最有意思的电气原理,我想就是家里水塔开关。这有两种,一种是压力式,另一种是浮球式。当压力低于设定压力时,触点闭合水泵得电抽水;当压力大于设定压力时,触点断开水泵停止。我记得当时搞清楚原理时,恨不得告诉所有人!这成了我后来对处理电气问题乐此不疲的原因之一,每处理一个问题真会有一种莫大的成就感。

  WICC组态、西门子、S7-400PLC、触摸屏、数字量、模拟量、o/a a/o转换、10KV、测量、工业以太网、压力、行程、气体、流量、方向编码器等各类传感器以及专业名词开始一点点地走进我的日常!

  实习的时候工资并不高,好在是在国企。生活用品小到牙刷大到棉被都配发,吃饭有食堂、住宿有板房。除了不发女朋友,基本的生活用品都发,正好节约了一大笔钱,日子过得也还比较滋润。羊城的十二月不算太冷,在地面上打酱油没多久就被安排下去跟机。何为“跟机”顾名思义就是只要机器在运转就需要时刻准备着,发生故障及时排除。

  早上7点,点完名开始准备下井,晚上七点交班上井。中午饭则由电瓶车送进去。一天12小时的吃喝拉撒全在洞内。记得有一次,安全急停被误拍,操控室面板所有的泵全部无法启动。十几二十号人全部眼巴巴的等着你搞好。那时候看不懂图纸,一边打电话请地面上的班长下来,一边一个个往电柜看。时间越久,耽误得越久。后背火辣辣的,头顶如蚂蚁叮咬一般,直到问题解决才如负释重。说到这里就要另外说说为什么不敢耽误太久。我们的工资是基本工资+奖金(奖金来源就是每个班组当天掘进的环数,如一环10元,第四环就是单价15元,阶梯级奖金系数增长,所以有时候每月奖金就达三四千元。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盾构施工技术性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还是存在重难点。

  “盾构机最怕的不是盾构机坏了,最怕的是给掌子面供压的空压机坏了。掌子面塌陷就完了,整个盾构机都会被埋的。只要掌子面不塌陷,其他的出不了特大事故的。真正厉害的是中途给盾构机换刀的,那可是要技术的,需要在高压环境下更换的哦!好像以前中途换刀费用就要100多w!!”

  过去的一年,收获最大的两个字就是成长。无论是技术能力还是管理能力,都有质的飞跃。诸位同行且听我娓娓道来。

  从去年的四月开始说起,那时刚参加工作一年,还是年轻的小鲜肉,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干劲十足,深受领导喜爱。那会儿,尽管是机电工程师,可是对盾构机电气似懂非懂,处于起跑阶段。好在楼主人勤快,不懂我就钻研。凌晨四点的大车门吊上,一个人在上面结合电路图摸线,设备故障时总是跑步到现场、双轨樑电动葫芦当别人都说要等配件的时候,我会再去摸索一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技术骨干。

  广州的四月已经穿上短袖,火辣辣的太阳特别刺眼,但每一次当太阳打在脸上都显得特别的弥足珍贵。因为我有时候一周见不到太阳。你别不信,听我说完!因为国有企业工作性质关系,我们每天早上6:40点名准备下井接班,晚上7:00左右交班回宿舍。中午饭会随电瓶车(那种矿用机车)送到掌子面去,所以那时每天中午总是一个人跑出来到井口吃饭,就为了见一会儿太阳。

  除了工作就是上班,因此楼主培养了自己的一个爱好,那就跑步。一个人的跑道上,风随耳旁呼啸而过,感觉极好。可以一个人思考,可以一个人对话,可以漫无目的地发泄。从一开始的三公里、五公里、八公里到十六公里,到去年的五月份一步一步跑完连南半程马拉松,年底十二月再战广州全程马拉松!每一次奔跑都是一次成长。都说全程38公里处会要凉掉一批人(此处为体力消耗阈值),我偏不信邪,在广马38公里处开始加速。那种酸爽感觉现在还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两只腿完全是机械性地甩动。好在那种要虚脱的感觉如同触底反弹的股市一样,当你抵达40公里时又开始全血复活,感觉极其舒服。



相关阅读:亚游集团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亚游集团

亚游集团 | 网站地图